我的2018,相比前半年的自由爽快,后半年更有返璞归真的感觉,这些变化也被一整年的自拍记录下来。前些日子一位曾被我怂恿玩自拍的学妹拿着“处拍”来问我建议,当时说了一堆没前没后的思路,现在梳理作为“我”系列子篇第三篇,会涉及对我2018年自拍变化的总结,和一些手机自拍和手机修图的技巧参考。

可能这一年最大的进步也就自拍了

自拍与人设的关系

自拍与人设树立的关系集中在探索预设和自我反省的作用。

自省很好理解,就是多试几种风格和角度,然后前后对比哪些照片更顺眼。探索预设则相当于作画打草稿,摊在平面上也更方便后期加工调整,缺乏实物材料时,可以通过修图尝试不同的氛围甚至妆效等。

这两点其实是照相和后期的作用。他拍提供的单张照片信息更丰富(生图),而自拍的场景和时间更自由,可低成本获得大量照片,便于试错。同时他拍还面临经济学里的交易成本问题(沟通本身就是一种成本),尤其是“互免约拍”。由于控制“框”的人是摄影师,作为“被凝视”的一方在照片里其实仅拥有极小程度的发言权;我个人认为在他拍过程中以尊重摄影师意见为主才是最经济的,如果确实自我创作欲望旺盛,自拍带来的发挥余地会大很多。

插一句,对照片进行裁剪也是一种用“框”。

我目前谈不上什么构图,就是为了人好看。

比如原图伸脖子是非常不好的体态,但很方便加颈长,把驼背的部分裁掉效果就立刻不一样。

进一步地,当展示人设的舞台转移到社交平台后,经过筛选的照片就成为最直观的人设塑造窗口。

从质感上来讲,高像素有绝对优势,除特殊艺术需求外,肖像照片的质感来自于包括人物细节、道具意象、氛围布景等足够丰富且有组织的信息,而像素这一点手机面临极大硬伤。可惜我只有手机自拍的经验,本文也围绕手机自我拍摄和手机软件修图展开,我会交待我如何在客观条件(工具道具)、主观愿望(人设期待)和个人限制(脸身条件、审美与技巧)中推拉妥协,达到一个自己较为满意的平面人设效果。

尽管会涉及一些通用技巧,但各种举例仍局限于我如何通过“自拍”这个动作达成映照“本我”乃至“超我”的过程,内核与总篇相同,仅给大家多提供一个思路。

我使用的修图相关软件

爱上自己前的Narcissus

我的主观期待和个人限制其实一直在相互影响。三年前的我走到现在总论里描绘的人设那一步,并不是两点一线的过程。主观期待妥协于个人限制,个人条件又同时为主观期待提供灵感养料,这个动态过程难下定论,只好用结果倒推解决问题的过程,分析难免有局限,但尽可能理出一点思路。

五官条件概述

由于拍摄工具限制,最影响自拍只有一些面部的大线条。下表客观概述了在不考虑风格化的情况下,我的几个“主要线条”的条件,感兴趣可点大看。

手机里已经不会留下未推脸和无表情的正面原图,多少都会有点偏头

简单来说,我能运用的几个优势线条是:眉毛,面部折叠分界线与颧弓和下颌线形成的平行四边形,唇线,颈部胸锁乳突肌(真拗口)和锁骨。这几点我也是一直明白的。

几乎在我所有自拍里面都会强调的面部线条

至于无功无过和相对硬伤的部分,我走过了一段漫长的试错探索。

迷路的本我

是个女生都试图走过“甜度中位”的路子(甜度中位含义详见“变美研究院”-),而这个路线要求的端正感,在我身上是正气有余,精致不足。2017年之前我的自拍,基本上就是尽可能睁大眼睛,缩小鼻子和下庭的思路,而且因为知道大表情会牵拉鼻翼,所以总处于一种笑不开的状态。数落自己的话少说,直接处刑就是了。

再之后我开始稍微走向风情路线,基本上就是我探索性感人设的初期。一般场合他拍的时候表情和身体能够放松,不过一旦想表达点什么就还是会用力过猛。(美颜)自拍水平良莠不齐,不过多少开始会找自己合适的脸部线条。

直到这个时候,我尚无运用自己“无功无过”那部分五官的意识,只是单纯在自己的土坯上作千人一面的描画;2018年之前的几个月,漂染头发和关注了微博@一只藻是我自拍层面人设变化的转折点(文末阅读原文有藻的“去网气自拍教程”链接,我现在偶尔想起来都会看看,常看常新)。“绿”了自己之后我开始尝试个人条件的更多可能,“下三白+上挑眼尾”第一次被运用起来,也初次尝到高对比度的甜头,同时试着对素材进行后期。

直到2018年初有了支架和遥控快门,我的自拍数量终于起飞了。

傅某大量室内自拍就是靠这块破布和支架拍的

镜 · 景 · 光

客观条件涉及拍摄工具和拍摄环境。开始琢磨自拍之后,我主要从影响生图程度最高的镜头、布景和光线入手改进。

我本身对镜头没有专业了解,只是知道手机镜头会面临两个最大的问题:像素和广角镜头带来的畸变。如果限定“手机拍摄”,那么使用后置摄像头又比使用前置摄像头更优。

关于像素我姑且给个结论:画面氛围越是轻盈越是强调人物原生/自然美感,就越是需要高画质;而氛围越是浓郁则对低像素的容忍度越高,甚至有时候需要通过增加噪点或模糊度来体现浓郁的氛围。

左图来自微博@洋子ISO

面对清透的画面,手机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和镜头比

本来嫩白的生图,为氛围服务调成浓郁色调

在拍摄工具相同的情况下,可通过以下两点保证画质:

拍摄时镜头稳定

充足而不会导致过曝的光线

而广角镜头畸变我就不细说原理,直接给方法大家按需取用:

避免畸变:拍摄对象尽量至于画面中央,拍五官细节则离镜头一掌远,拍人脸差不多一臂远,拍全身就对着镜子增加自己与镜头的距离,不过拍全身我更建议利用畸变;

利用畸变:让需要被拉宽拉长的地方靠近镜头边缘,比如下庭短的就向着镜头伸下巴,拍全身时让脚贴近画面下沿,后文会涉及更衣室全身自拍。

同一侧脸,下巴有否朝前顶的长度对比

我发出来的宿舍/卧室自拍基本使用华为P8+八爪鱼支架拍摄,初期不熟悉镜头时,还会在手机斜后方摆一面镜子。用支架不仅可以保证镜头稳定性,还可以解放一只手,增加姿势和构图的可能。

支架按需购买即可,且一般都赠蓝牙遥控器,对我这种自娱自拍足够了。在使用蓝牙快门自拍的时候建议连拍,之后再慢慢选片删片。这样做虽然一开始出片率低,但选片的过程可以让自己尽可能快地熟悉手机合适的摆放位置和自己适合镜头的角度。

布景有很多可能性,不过手机的广角镜头在自然场景中比较吃亏:广角镜头会使画面容纳进更多内容,画面里杂物多,加上没有大光圈,人物容易被摁扁在背景里,比较考验构图巧思,而构图对于没法直接看取景框的手机自拍来说太奢侈。室内自拍也面临背景杂乱问题,这时在房间里清出一面白墙或者干脆买一块背景布就能解决。

内容少甚至纯白的背景在拍出生图时容易流于证件照,但单纯的背景非常方便后期拼图叠图,这是我开始琢磨自拍后的主要目的,也是我增加照片信息量最好用的方法。双重曝光、拼图的功能很多图片编辑器都有,我目前主要使用Picsart,藻则推荐IOS用户使用Moldiv。

多存素材图和运用自由拼图里的混合功能,可以组合出许多有趣的图片。

Picsart拼贴画>自由式>混合

此外Picsart还有许多可以提高画面丰富程度的功能,这里再推荐“泼色”以及“画”里面的文字功能,自己玩一下就会用,不难。

关于背景布的选择只提一点:布料纹理。如果后期时有较多抠图或者推脸需求,那么建议选择纹理不明显的布料。手机修图软件精细度低,背景里清晰的纹路会给抠出的素材留下毛躁的边缘,也会使推脸穿帮。

对我而言打光基本为脸好看服务,营造氛围那一步还达不到。

我的打光思路是一个过程的两面:1.通过增加阴影使面部平缓的部分更立体;2.通过减少阴影隐去破环面部流畅性的沟壑。后面会具体举例我怎么对自己的脸打光。

如果是颌面问题不大,鼻子无硬伤甚至有点好看,下颌线还清晰的朋友,希望你们多尝试不同角度不同强弱的光线,你们的脸基本瞎几把打光都不会出大问题的,给自己多找点可能。

至于灯光氛围,私心贴一张和微博@里欧文 的约拍,目前玩光最喜欢的是这张。总之多试多玩就对了,走到氛围层面,光线是否最适合脸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在湖水里走向自己

重新面对手机后置镜头,我的第一反应仍然是躲。

上①,左下②,右下③

因为明白自己的硬伤会被诚实地暴露在镜头下,在尚未找到适合的角度时我就直白地去遮(头发、手势)。不过同样是遮,上图从①到③还是有改良的。

图①在有意识避短的同时通过着重狭长眼睛的方式转移视觉中心,但这种尝试尚欠火候:

遮盖动机明显,露出部分鼻翼仍然圆钝,欲盖弥彰还露怯。

眉眼分量太轻,起不到转移注意的作用——眉色用与发色一致的浅色可以理解,但图中眉长不足,眼妆只有眼线有存在感,上半张脸量感小;下半张脸因下颌线阴影不明晰、下巴前顶、唇色深等显得笨重,最终头不包脸。

比例失衡下,状态有余美感不足。

图③干脆把下半张脸的量感放到极致:

下巴前顶、存在感强的唇膏、夸张的唇部造型、颜色扎眼而堆积在脸侧的头发,都一致地加强下半张脸的冲击力,在这种冲突中头脸失衡更难被注意。

手势对嘴唇进行强调的同时,顺带遮住弱势的鼻子——这种遮挡总比上一种来得自然合理。

上半张脸用上扬而舒展的眉毛线条,一定程度拉住下半张脸的沉重,不过只起到相对平衡作用。

此外叠图弱化脸部其他部位的细节,让一些因角度刁钻产生的奇怪阴影得到遮盖,也兼顾图片性格。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由于发色不停换和皮肤渐渐变好,也受到@一只藻 那段时期自拍拼图风格的影响,我尝试的角度和叠拼图方式越来越多,比起风情更多地希望自己脸上能呈现高冲突感。张张满意是不可能的,但也会偶得一些现在回头看还是喜欢的拼图。路数基本就是强调眼部或嘴部,通过高对比度的明暗和拼图叠图加强风格并弱化鼻子。

具体体现为:

更多借眼线而非眼影塑造眼部形状,唇线明晰唇色浓度高,后期辅以高对比度的明暗关系;

用叠图的方式进一步隐去面部细节信息,留下大线条。

即便不叠图片也会用强对比度的黑白色,隐去面部细节,加强冲突。

一组原图与黑白对比

原图是一晚出浴后薄涂紫色唇膏拍的,我那时皮肤是真好啊(气到哭)

直到拍出前面曾用来做例图的这一张,我才开始找到自己的绝佳角度。具体操作为:

光源与镜头方向同向,而光源略高于镜头;

以面中部鼻翼与鼻唇沟的交界处直对光源,大部分情况下用右脸;

鼻尖尽可能靠近画面右下角;

眼睛与镜头同高。

当然这个角度很灵性,稍微差一点都不一样,只能尽量往这个角度靠近

眼睛与镜头同高这一点我掌握得比较早,沉迷拍眼妆时发现自己最好看的眼睛形态是在眼部与镜头同高、眼睛略微向下直视镜头,并伴随一定程度遮瞳的时候。

这也主要来自对自我条件的妥协。我本身眼部范围不大,眼距宽,中度内眦赘皮(也加剧眼距宽),瞳距相对近,有下三白。如果一昧为了大眼向上瞪大眼睛反而会产生斗鸡眼的效果。

这张角度这么老实,鼻子大小和眼睛对称当然推过的

放弃圆眼,结合自己的上挑眼进一步拉长眼睛的形状,同时又可以为风情服务。

不过之前一直处于眼睛好看就只能鼻孔瞪人的状态,于是不得已只能靠后期叠图掩盖。自找到这个角度之后,我的高风格化图片就渐渐少了——一方面是对自己的脸有了更大信心,另一方面是叠图会吞掉太多面部细节,反复使用得出的自拍千篇一律,我对自己的原生面部/身体信息也有了更多追求。

走出绿幕

良好的皮肤状态+对镜头的进一步熟悉让我开始珍惜画面里我的原生脸部和身体细节。相比起之前对Picsart抠图、拼图和叠图的依赖,我开始更多地只用Snapseed润色完直接发自拍。单张图片的巧思少了许多,转而扩充画面中的内容——全身镜自拍。

全身镜拍摄的要点就是倒握手机,然后镜头朝着镜子的方向伸,使得镜子里的脚贴近“框”的下沿。之后再用Snapseed的“视角”功能微调。该技巧主要为头身/头腿比服务,比较适合拍衣服和拍腿。

熟练之后生图基本不用大调,用一下“视角”里的“缩放”使人物更瘦长即可

离开支架和搭好的背景就意味着“自拍降级”。全身自拍我基本放弃脸部细节,因为对镜子自拍会牺牲清晰度,如果面部状况差或者遇到更衣室的死亡顶光,脸部修图的余地小。同时由于我头大、颈长相对不足,加上喜欢强调自己的下颌线,拍照时总习惯性扬下巴,侧面没问题,但正面会因为“下庭长度正常+下颌角拐点比嘴角低”,导致下颌角到下巴的落差不足。如果从水平或较低的位置拍我扬起下巴的正面,问题很直观直接看图。

他拍生图+试衣镜失败自拍,以及如何用角度和表情克服问题

如果想兼顾脸部正持手机即可,不过腰部以下的部分基本得放弃。当然拍废的地方在保证构图(一般人物在中间或三分线处)的情况下裁掉就解决了。

借助镜面的时候重要的是随机应变地清理背景,或者用构图、色块设计等中和杂乱的背景。面对偶尔的顶光我还是用上面提到的打光思路——用鼻翼与鼻唇沟交界线对着光源,并使镜像中的脸与镜头呈45°角。

近期喜欢上镜子自拍,当然也因为皮肤变差禁不起近距离拍摄了

利用镜子可以增加距离减少畸变,但不可避免地有面部细节损失,但观者会自动合理化这种信息损失。而不借助镜子的时候,我只能反持手机用音量键摁快门。这时比较要求个人对手机镜头的熟悉程度,能拍出尽可能不被畸变影响的角度最好,但补充画面信息也可以弥补被“降级”的粗糙人像。

利用特殊光源或背景墙丰富生图,或者刻意地模糊面部轮廓,运用特殊色彩效果等

偷懒一些的话,B612的美颜功能现在也很方便,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调整脸型五官来还原畸变,但是正面看不到耳朵的问题还是不能解决,只能拍侧面(前置摄像头会拉近拉大鼻子,使耳朵后缩,夸张点想就类似于鱼眼镜头)。不过美颜自拍应用的质感仍旧不能强求。

同样是生图,右边P图的可能性还是大很多

皇帝的新衣

这里做了个不恰当的比喻,自拍修过的地方应该只有“聪明人”才能看见hhhh。如果是没有特殊P图需要的肖像图修得连完全没有视觉敏感的铁直都能认出来,那真的和光着身子的国王差不了多少。

生图调色和脸部细节修饰Facetune和Snapseed够了,图中画框区域的功能用熟,生图过了这关可以直接发。

Facetune“重调形状”推脸还是很强大的,不过我很少推脸,除了遇到氛围好到不忍心删,但实在是脸/头发饱满度不尽如人意的片子。至于怎么推还是微博@虎掰掰 说的这个比较经典。

生图粗修我一般只“遮瑕”和加阴影。皮肤好的时候稍微加强对比度再手动加阴影就行,目标是进一步强调面部线条。Snapseed的“修复”和“画笔”相当于低配Facetune的“修补”和“色调”,初期可以先用Snapseed上手,不过S的精度比较低,容易下重笔,都少不了练习。

能熟练运用阴影之后,很多脸型微调都不再需要推脸,重要的是明白明暗关系。关于阴影我只强调一点,只能在原本有阴影的地方加重阴影,不能凭空画一条阴影线。

增加阴影前后效果

(脸黄是出于为背景调高饱和度)

然后安利一下Facetune的遮瑕功力。点状的瑕疵可以用F的“修补”和S的“修复”,但嘴角暗沉这一类的大面积瑕疵就只能用“色调”/“画笔”,而在这一点上S的“画笔”很容易造成新的肤色不均,但F的效果令人满意。方法和遮瑕一样,需要先取用附近较深的肤色均匀整个区域,再用稍亮色整块提亮,效果如图。

“湖泊说:我爱 Narcissus.”

自恋这个命题我说过太多次也不大好意思了。喜爱自拍的人不尽然是觉得自己拥有无上的容貌,我只是喜欢自己充满活力或是释放魅力的样子,这些发光的时刻应当被保留,也值得被我爱着的人(包括自己)随时看到。学习运用镜头和修饰图片与化妆穿衣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让真正的自己在视觉上外化,让“我”最终变成“我”而已。

希望上面的胡言乱语能给大家一点思路和技巧上的帮助,一时拍不出自己期待中的样子也不用着急,享受这个看自己越来越美的过程才是最快乐的【当然被姐妹夸的时候也很快乐hhhh】。同样重要的是自我记录本身也会督促自己爱护脸蛋和身体呀【这半年皮肤变差自拍也少了唉】。

同样是粗糙的美颜自拍,喜不喜欢镜头里的自己全都会写在脸上

不够热爱自己的人,可能连一张不会删掉的自拍都拍不出来。如果Narcissus有自己的手机,恐怕会成为第一位宇宙级博主吧。

我叫傅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