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偏爱m记的原味甜筒

无论出了多少口味的甜筒

原味永远是我心中的正宫

调色只用vsco和黄油相机

很多人说picsart很好用

我下载下来也很少用

现在想来

我总是自顾自的停留在原地

我愿意接受新的 却总偏爱我所之前所喜爱的

对于m记甜筒新口味的尝试和试着换一换新风格的滤镜我都愿意尝试

毕竟这种改变得到的感觉往往令人感到新鲜

况且是我自己愿意的改变

如若不喜欢或感觉不对 换回原来的便是了

毕竟这些东西即使不喜欢或者变得不好了 代价也不会很大

可是我自己不愿意的改变呢

我想起喜欢的一个综艺节目里的一个导师曾来过郑州做过一次座谈会

在自由提问环节

有一个青年男子拿过话筒提出了一个问题说

“我长到现在这么大 经历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每去到一个新的环境身边的朋友就会改变 但我又想维系上一各阶段的朋友 有时候会顾不上 但又不像之前那般容易联系 我想知道您有什么看法”

他大概是说

总归是把握好当下的感情 过去的感情可以适度去维系 但如果耗费了你大量的心力 很力不从心了 那就放手吧 随他去吧

其实我听讲座都是左耳进右耳出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段话还有那么一点印象

可能是导师当时聊到他自己的经历时的动容打动了我

也有可能是尽管他动容地描述那段回忆却依旧冷静地说出很残酷的这么一个事实让我感觉到难过了

我这学期转专业了

要转入新学院 搬入新校区新宿舍

我收到搬宿舍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迷茫了

迷茫中还有点恐惧

我想 我又要经历一次进入新宿舍 认识新同学 接触新环境所有一切的一切

那些关于大一刚入学时彷徨的感觉

是一种心理上的抗拒和难以接受的难过

宿舍没一次性搬完

第二次折回老区的时候刚好是饭点

和一个学长约好一块儿吃饭聊了会儿这事

我说又不是不见面了 我觉得我附近的朋友总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他夹了一筷子面 说

这只是你现在的看法 等你去了新区就不会这么多联系了 你会有新的朋友 老区的朋友就几乎没了

我觉得夸张了 当即反驳了几句

但学长只是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告诉我这是必然的

吃完饭后我俩就分开走了

回宿舍后我想他的话总是觉得有点悲观了

我想了想 找到他的对话框说

虽然说跨校区要保持联系有点难 但只要你想并且我不嫌弃 我会经常找你玩的

他回我一句

嚯 你不嫌弃?你又开始了噢?

我猜他应该懂了

我知道感情总是容易改变的

但我依旧想珍惜每一段我想珍惜的感情

我曾经有个朋友 特别要好

后来因为升学的原因

我们去到了不同的地方 上了不同的学校

转而人生轨迹好像就不一样了

我总觉得是她所在的环境改变了她

又或是我故步自封不能接受不一样的她

我也挽救过我们之间的小船

我也曾就她的朋友圈提出一个话题聊过

她也依旧和我分享生活中好笑的事儿

只是那个感觉不一样了

从很自然而然的大笑变成了很僵硬地扯着笑

甚至偶尔会头疼地想是不是不该聊下去了

想来想去这是我唯一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

包括现在也还是

仍然在回忆的一段感情

我们曾经也那样要好

我总归是不想有任何改变的

但也不得不面对未来的改变

也许感情总有消逝的那一天

因为距离太过遥远 时常见不到面

但我仍想在感情尚未流尽的时候

用我的小心 温柔 耐心去呵护 去延续

让那一天不要来或来的更晚一点吧

撰写&编辑丨鱼子酱

有什么想说的话 可以后台留言告诉我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