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用手机随手拍照时,为了保证后期编辑创作的质量,还是会尽量努力拍得好一些。比如说观察一下光线,讲究一下构图,最起码的是要把手机端稳拿平,等等。但这次在考察深圳三家小图书馆时,现场情况不允许我专心地拍照。我真的只是随手拍了几张。等到安下心来审视这些随手拍的照片时,感到根本不可能据此创作点什么。

这就是我随手拍的几张原图,真的是乏善可陈。所以据此产生出草雨手机图像作品后,一些当天的同行者大吃一惊。作家邓一光称其“真是设计作品的大片”。为方便比对,各位不妨将上述图片按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的顺序编个号,即图1-图12。

“看见城市的光:2018最美小图书馆评选”是第十九届深圳读书月一项重点主题活动。读书月办到今天,各类创新都已试过了,主办者呈现出一定程度的审美疲劳。于是,一项关注“小而美”阅读项目的建议得到了采纳,去年是评选小书店,今年则是评选小图书馆。循此方向,还有学校的小书角、企业的小图书室,以及家庭中的小书房等等,都可寻访评选。“看见城市的光”——这些凝聚着书元素的人文空间,就是城市“小而美”的阅读之花,它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散发出光,绽放着美。

既然名曰“看见城市的光”,显然这张应当是主打作品,它是把图1的楼梯和图2的水牌结合在一起,并作了一些光影处理。关键是作品中的文字,它们在草雨手机图像作品中不是标题,而是内容本身。下面是继续对这个主题海报(图2)的挖掘,手机上正好有一张城市斜拉桥的屏保美图(很遗憾,该图用完后未保存),经以下步骤后就得到了作品《城市之美,阅读之光》。

再看一遍最终的成品,蛮不错的一张海报嘛。期间用到了三个手机图像APP,即Picsart、PS Touch和美图秀秀。

我因为今年被临时确定为评委召集人,要专心地听介绍,看现场,提问题,没有时间拿出手机来多多拍照,只顺手拍了十几张,也没拍好。但草雨手机图像这一艺术方式,主要在于内容的人文创意,然后才是艺术的表达和技术的实现。从这个意义上说,只要因材施工,看菜做饭,照片拍得好不好也不是太重要。很快地,我就开始创作,当我硬撑着做完九张作品时,发现这十几张原始图片几乎被我用完了。当然,有的辅料是从网络下载的,有的是几张照片融合而成。让我们按上面原始图的顺序来看一下成品作品。

此件作品名称为《阅读的滋味》是图3与图4融合而成,前者是湖光书院的一面墙,满墙皆是各种书法体的“香”字。书院墙上只写香,唯有香自书中来。后者是横岗图书分馆一个镜头,二者融在一起,“阅读越香”似乎回答了满墙香气从何来这一疑问。

作品《图书支架》以“悠·图书馆”的品牌石板(图6)为素材,将这个图书馆侧面的一个外挂式楼梯(图5)融合起来,创意来自于U型支柱——知识是能够承重的。

这一件作品纯属生拉活扯,是在龙岗区图书馆横岗分馆进门时拍的(图7),与图书馆的牌子(图8)结合起来。《知识在高处》,因为该图书馆在楼上。就这么简单。

此件作品基于图9创作而成,创意来源于原图中的红色同心圆书架,用美图秀秀作了一些艺术加工。主要是用圆形虚化的办法,这几个字的立体感则是用Picsart获得的。

这件作品是图10单件原图发挥而成,创意来源于原图中不锈钢曲面天花的变形反射镜像。我用Picsart的弯曲功能索性将图片上部继续变形,到了有图书的书架处就保持原状,表达出阅读用以抗压的些许意思。

这件作品系图11加工而成,我发现该图极为工整,符合透视原理,于是将其进行了上下镜像处理,再拼接而成,又从网上下载一个读书人物的剪影,作品基本就完成了。然后拿出七年新闻业务科班出身的功夫,在作品中注入”陈读秀“几个字。我本想以此做作品名称,但怕别人不理解,最后将名称定为《陈列读书秀》,画蛇添足啦。

最后这一件作品仍为《看见城市的光》,是基于图12创作的,其实这是我常用的手法,用华为P系列手机的大光圈功能拍照,二次编辑时将滤镜定为动感,光圈处于中偏小,焦点设在左上角的蝴蝶处。

如此,一种光芒万状的效果跃然而出,用在本文收尾再恰当不过——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小而美的各个图书馆,我们看见了城市的光。

这里,我把几件作品与主要的原图放在一起进行一下比对,有点意思。

《看见城市的光》

《阅读的滋味》

《图书支架》

《知识在高处》

《看见城市的光:阅读的场》

《读书与抗压》

《陈读秀——陈列读书秀》

《看见城市的光:看见U》

作者:曹宇,深圳出版发行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深圳读书月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深圳市阅读联合会副会长。

(资料来源于草雨手机图像坊)

<End>

深圳市阅读联合会

深圳读书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