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和世界,我都想去看看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

路过的人只见到烟

1888年,梵高离开了巴黎,来到了普罗旺斯的阿尔勒。普罗旺斯,是薰衣草的故乡,可真正吸引梵高的,却是令人灼目的烈阳,与一望无际的原野。彼时,梵高正处于深深的忧郁中,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是弟弟提奥难以支撑的累赘。

于是,他只身一人逃离了繁华的大都市,来到了法国东南部的偏远小镇。

他深深凝视着面前的麦田,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自由。

两年后,正是这样的一片麦田,掩住了梵高中枪的身体。子弹洞穿小腹,留在了梵高的脊柱里。生命一滴一滴地从伤口处涌出,一息尚存的梵高慢慢踱步,离开了身后不断回旋、嘶叫的鸦群。

没人知道他是如何中了弹,梵高闭阖的双眼沉默如迷。几天后,这位年仅37岁的画家死在了弟弟提奥的怀里。

他以为自己一生只卖出了一幅画,但其实,即便那幅画,也是弟弟提奥做局,托人购买,特意给自己的哥哥加油鼓气罢了。

一生颠沛流离,穷困潦倒。直到死去,梵高也并不相信,自己其实是一个天才。他永远不会知道,一百年后,他的《向日葵》会以42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那幅《没有胡须的梵高》更是创造出了7150万美元的天价。

他成了家喻户晓的名画家,他原本遭人诟病的一生也被人拾起,化为了传奇。于是,人们开始研究起梵高真正的死因。多数人坚信,这位特立独行的画家,一定是死于自杀;也有证据迹象表明,是某位凶手开了枪,让梵高的灵魂从伤口里破洞而出,弥漫在了乌鸦盘旋的寂寥荒野。

21世纪,英国著名的电影工作室BreakThru Films和Trademark Films开始筹拍一部名叫《Loving Vincent》的动画电影。制作团队在全世界找了15个国家的125位画家,深入调查了梵高生前的800封书信,一共画了65000张油画,然后以12幅/秒的速度叠加成这部油画电影作品。这部中译文为《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的电影中,全片都在借一名邮差的视角,探寻梵高真正的死因。

可正如电影里,与梵高暧昧不明的玛格丽特对邮差阿尔芒所说的那句:“你一直想弄清他的死,那你知道他是怎么活的吗?”

是啊,死亡固然是永恒,可那短暂的活着,才是我们最该知晓的绮丽。

梵高爱好者创造的小宇宙

梵高的画总是高度夸张的变形、充满视觉震撼力的色彩,还有天地、村庄、月亮、星辰、冲天的柏树都在这片浓厚的黄蓝颜料熔浆中涌动,迷幻,躁动不安。

像是一张穿越时空的延时摄影,更像是一些非同寻常者的精神共鸣——有些人感悟到的世界,或许,真的就是这个样子的。

狂热的梵高《星夜》爱好者们,也都极具非凡创作力。

比如,哈佛-史密森天体物理中心的博士后研究员 Alex Harrison Parker,他从几千张哈勃太空望远镜的相册里挑选出一百张,完成了难以置信的拼接图:

里面的每一张小图,都是一个星系。

NASA 也曾参与过对《星夜》的探索,2004 年美国宇航局和欧洲航天局联合发布了一张麒麟座 V838 的太空照片,并官宣:「它与梵高的名作《星夜》有异常相似之处。」

麒麟座 V838 是一颗红色变星,可能是已知最大的恒星之一,距离地球两万光年

爱好者们把各种经典的影视作品「星夜化」:

也尽力让生活中的小细节,充满被星夜的魔幻色彩点缀:

许多人选择把家里的一面墙刷成暗蓝的天色与迷乱的星辰,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感觉创造力也嗖嗖嗖迸发~

网友:把自己家的游泳池改造成了星夜畅游。

艺术家 Ersin Ayhan 则和她的小伙伴一起,把一片小广场的地面画上星夜图,瞬间提亮了这个朴实无华的小花园:

我觉得一定存在这样一个地下秘密组织,他们的目标是:让星夜攻占全世界!

© PicsArt

© Ege Islekel

© Sunflowertami

© Bade Çayır

你甚至可以在 Airbnb 上花 10 美元一晚的价格租到一间「梵高的卧室」。

由芝加哥艺术学院按照梵高《在阿尔的卧室》的 1:1 真实比例完美还原,这是他 1888 年在阿尔勒期间画的自己的卧室(当然,用他自己的特殊视角),那些与众不同的色彩也被如实复刻了。

《在阿尔的卧室》一共有三个版本,这是其中第一个版本,现存于梵高博物馆

芝加哥「梵高的卧室」

有趣的是,几年前有位日本的色彩研究学家推断梵高可能是红色盲。

这个观点来自于梵高作画时独特的颜色选择——总有这么一点跟大自然中常见的协调色系不相容,尤其偏爱明亮的黄色。

下图是这些学者在模拟的「梵高眼中的色彩」,左边是他完成的画,右边是「梵高眼中可能看到自己的画长这样」:

是不是本来没觉得梵高的配色有多古怪,对比之后才发现右边看起来正常(无趣)多了?

艺术评论家们还时常举这个例子来论证梵高的色彩辨别能力:他好像不确定自己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大多数时候是绿色,有时是蓝色,偶尔又是褐色;在同一张自画像里,还可能两只眼睛不同颜色。

而科学家们则说,梵高的头发是姜黄色的(虽然他常常误画成成红色),拥有这样发色的男人趋向于是淡蓝色眼睛。

不过,梵高博物馆已经在官方网站澄清,梵高绝不是色盲。

原因是他能完美地应用色彩原理(Color Theory)作画——只不过时常主动选择不去这么做而已。另外,大家误认为他的颜色选择障碍,也有因为历史久远而带来的颜料褪色问题。我们现在看到的色彩跟当年已有很大差别。

我也更愿意相信,他真的能看到如此景象的星夜。

在历史上,要想真正走进一个伟人的世界,很困难。但梵高不一样,他留给后人大量的绘画作品和创作资料,似乎就是要等待:

“总有一天,全世界都会懂我。”

如果你也想要私藏一幅《星夜》

收藏级艺术微喷作品

30x40cm 无框画芯/有框装裱 顺丰包邮

每个人都能拥有的艺术品